生理学或医学诺奖得主:半夜接电话 可能有好消息

  • 时间:
  • 编辑:3pgKrNKK
  • 来源:石油天然气集团

北京时间2019年10月7日17点30分许,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授予来自英美两国的三位科学家威廉·乔治·凯林(William G. Kaelin), 彼得·拉特克利夫爵士(Peter J. Ratcliffe)和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

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7日在斯德哥尔摩宣布,2019年诺贝尔奖表彰三位科学家革命性地发现让人们理解了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受氧气的基本原理,主要是通过对低氧诱导因子(HIF1)水平调节机制进行的深入研究。这一重大发现揭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适应性机制之一,为人类理解氧水平如何影响细胞代谢和生理功能奠定了基础,也有望为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道路。

据美联社7日报道,公布获奖名单前约两小时,诺贝尔委员会秘书长托马斯·佩尔曼(Thomas Perlmann)已经致电获奖者喜讯。

来自美国的科学家乔治·凯林最后一个接到了电话。得知自己获得诺奖消息时,凯林正在他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家中。当时是当地时间凌晨4:50,半睡半醒的凯林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

“作为科学家,我知道如果凌晨5点接到号码是一长串数字的电话,这可能是个好消息。我的心开始跳动,这一切都有些超现实。”他说道。

据凯林透露,诺贝尔委员会起初无法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因此先联系了他的妹妹,“这要成为我们家庭传说的一部分了。”

凯林还表示,他不确定将如何使用奖金,但“显然我会尽力将其用于有益的事业。”

当被问及从他的工作中获得了哪些实际回报时,凯林解释说,他与其他获奖者的发现为理解增加或减少HIF蛋白的方式创造了可能,目前正在为此开发药物。某些疾病(如贫血)可以通过增加HIF来治疗,而抑制该HIF蛋白可以帮助其他疾病,包括某些癌症。

在凯林之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格雷格·塞门扎和牛津大学约翰拉德克利夫医院的彼得·拉特克利夫爵士提前获悉了好消息。

据诺贝尔奖在其推特主页发布的一则电话采访显示,在得知自己获奖时,拉特克利夫正在撰写一份经费申请报告。当得知来电者为诺贝尔委员会时,拉特克利夫用带着兴奋地语气回复了一句,“嗨,接到你们的电话很高兴。”

在谈及自己的研究成果时,这位科学家表示,“知道什么信息将会有用”是多么困难,以及试图将研究引向特定的预定目标的危险性。不过,拉特克利夫也强调,“作为科学家,我们创造知识。这就是我所做的。”

另一位科学家塞门扎所在学院的院长Paul B. Rothman评价说,塞门扎的“开创性的基础研究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他在霍普金斯医院的观察的启发”。这所大学称,这项工作“对了解低氧水平对血液疾病、盲目眼病、癌症、糖尿病、冠状动脉疾病和其他疾病的影响具有深远意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罗纳德·J·丹尼尔斯(Ronald J. Daniels)则称之为重要的一天,并表示他们为塞门扎的探索热情感到无比自豪,这也是该学校致力于通过创造新知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更人道的一个例子。

以上这三位获奖者都生于1950年代,几乎一生都在从事医学研究,在漫长的时间里等待成果经受考验,同时获奖无数。

威廉·乔治·凯林(美国)

1957年生于纽约,美国癌症学家,哈佛医学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教授,布莱根妇女医院高级医生。

凯林1979年获杜克大学化学学士学位,1982获得同一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赴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实习,后转至丹纳-法贝尔癌症研究所;1992年有了自己的实验室;1998年成为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

他长期致力于肿瘤抑制蛋白相关的抗肿瘤新疗法研究,其在Von Hippel-Lindau(VHL)蛋白方面的研究成果为开发治疗肾癌的VEGF抑制剂奠定基础。目前,已有多个治疗肾癌的VEGF抑制剂上市。

凯林2010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并获加拿大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盖尔德纳国际奖,2016年获得美国阿尔伯特·拉斯克(Albert Lasker)基础医学研究奖。

彼得·约翰·拉特克利夫(英国)

1954年生于英国兰开夏,英国医学家,分子生物学家,牛津大学约翰拉德克利夫医院的执业临床医生。